其实是为了缓解过紧绷的神经明知道是自己的还

发布时间:2018-07-01 15:56:03   编辑:大洋娱乐平台_大洋娱乐平台登录浏览人次:173

 因为父亲的某个案件牵涉到他的知情不报,所以身为儿子的他同样收到牵连,犹如认错态度良好,补还父亲贪污的所有金额,只被判处六个月的刑期。
 
    这些仲立夏并不知情,他也不想让她知道,添加她的烦恼和担忧。
 
    仲立夏没有盲目的出国,而是去了生活三年的c城。
 
    五个月后,明泽楷表现良好,出来的第一天就接到医院里打来的一通电话,“你好,请问是仲立夏女士的丈夫吗?”
 
    明泽楷拿着手机贴在耳边,一时间竟然回答不出这个简单的问题。
 
    对方似乎有些着急,“是这样的,我是某医院妇产科的医生,几个月前您的太太仲女士差点流产,当时您在病例本上留下是这个号码,因为她一直没有来按时检查,我想问一下产妇……”
 
    明泽楷越听越不明白,但似乎也越听越明白,差点流产,而不是流产,也就是说,那次虽然他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,那个孩子还是保住了。
 
    “我太太最近一段时间不在这边,所以就没去医院定期检查。”明泽楷对手机那边很尽职尽责的医生说。
 
    医生耐心的提醒,“那也要去其他医院检查的,因为您太太的体质实在太差,当时还出了那么多血……”
 
    通话结束,明泽楷失神的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,茫茫人海中,他似乎找不到她了。
 
    脑海里想到那个时候在他以为失去孩子的时候,她并没有表现的极度悲伤,他以为她成熟冷静了很多,原来,是孩子保住了。
 
    仲立夏,既然孩子还在,你为什么还要离开?
 
    当一个人特别在意一样东西的时候,他就会特别的小心翼翼,在仲立夏眼里,明泽楷是不爱这个孩子的,所以,她为了保住这个孩子,在手术室里求医生一定要尽力保住孩子。
 
    医生把胎儿和她的身体情况都很认真的告诉了她,但她不怕,她必须要这个孩子,这可能是她和明泽楷唯一断不掉的念。
 
    她是真怕明泽楷会伤害到这个孩子,特别是在他甚至认定明家的灾难是她带来的之后,她就狠下心决定离开。
 
    某家医院的产房里,仲立夏在里面正经历着人生最真的痛也是最幸福的痛,凌晨两点,是常景浩送她来的医院。、
 
    到预产期还差两周的时间,她今天刚回a城,是毛毛在官二代男朋友那里听说了明泽楷的事情,而她过去五个月竟然一无所知。
 
    很巧的是,在高铁站遇到了刚回来的常景浩,仲立夏才从常景浩那里听说了明泽楷的所以事情,一时间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 
    仲立夏还没来得及找房子住下,因为现在这个样子,她却不确定明泽楷会怎么认为,一切都想着慢慢来。
 
    可这孩子也太急性子,可能是常景浩觉得她自已一个人,还挺着大肚子住酒店不太放心,就在总台留下了他的名片,所以才在她感觉到肚子疼去医院的时候,前台工作人员联系了常景浩。
 
    常景浩站在产房门口焦虑不安,很是紧张,他年纪不小了,但等待一个人新生命的到来他还是头一次。
 
    有其他几位家属也在等候区等待,一位阿姨笑着劝他,“小伙子,没事的,不用那么紧张,等你老婆孩子已经平安出来的时候,一定要好好疼老婆,女人生孩子就好比去了一趟鬼门关……”
 
    阿姨很能说,也不知道是让他不紧张还是让他更紧张,反正说了好多。
 
    常景浩都只是微笑着点头,脑海里却是在想着,是不是应该给明泽楷打个电话,里面的是他的老婆孩子。
 
    走到走廊尽头,站在窗边,拨通了明泽楷的号码。
 
    凌晨三点多,明泽楷紧蹙着眉毛在睡梦中忽然惊醒,在他的推算中,预产期应该还差两周,可能是白天想太多,导致刚才竟然梦到仲立夏哭着对他说,‘明泽楷,我肚子疼,好疼。’
 
    是吧,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,只是那个笨蛋,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?虽然知道她一个人去了c城,可要去找她,即使没有千山万水,都太难。
 
    手机在床头柜上嗡嗡嗡的震动着,这个时间,会是谁?
 
    看到是老常的来电,他不禁皱眉,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个时间给他打过电话,说好明天聚的,“什么情况?”
 
    听到明泽楷的声音,常景浩才决定不再犹豫,“来趟妇女儿童医院吧,仲立夏刚进产房不久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整个人瞬间一怔,也就在一秒钟之后,他已经掀开薄被下床,拿着手机往外跑,鞋子没来得及换,只穿着家居拖鞋,睡衣也没来得及换,一门心思的往医院去。
 
    这个时间的路很顺畅,路上,他一颗心突突突的加速跳着,感觉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。
 
    刚才的梦,是真的。
 
    他从小宠大的仲立夏要做妈妈了,而他,也是爸爸了。
 
    等她从产房出来,他一定好好凶她一次,真是长本事了,生孩子这么大的事,都能她自己做主了,而且整个孕期都自己一个人撑着。
 
    明泽楷赶到医院得时候,仲立夏还在产房,常景浩看他一身睡衣,甚至脚上还是拖鞋,不禁摇头嗤笑,“你太紧张了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手足无措的盯着眼前那扇禁闭的门,“不是你儿子,你当然不紧张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呵呵一笑,“你就确定是儿子?”
 
    明泽楷白了常景浩一眼,“儿子女儿都是我的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挑眉,故意的揶揄,其实是为了缓解一下太过紧绷的神经,“明知道是自己的,还吓她,让她打掉孩子,让她不得已背着你躲起来,现在孩子出生了,你跑来当爹啊,你怎么不直接等到孩子十八岁的时候,出现参加成人礼啊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白了常景浩一眼,话真是多,他现在就急死了好不好,怎么也没个医生护士出来,他好问问里面的情况啊。
 
    刚才那个阿姨被他们两个人说懵了,便问常景浩,“小伙子,你不是那姑娘的丈夫啊?他才是?”
 
    常景浩看了明泽楷一眼,虽然知道他们已经离婚,但还是对那个爱打听的阿姨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阿姨的话让明泽楷又瞪了常景浩一眼,他不在的时候,他还冒充丈夫角色了。
 
    半个小时的时间,已经出来两位产妇,也包括那位阿姨的儿媳妇,阿姨开心的合不拢嘴。
 
    明泽楷随便抓到一个护士就问,他老婆怎么还不出来,结果吃了闭门羹,话说知道他老婆是谁啊?
 
    里面好多产妇呢,也不在一个产室,是真的不知道。
 
    明泽楷只好等,终于听到一道女声传来,“仲立夏的家属,仲立夏的家属在吗?母子平安。”
 
    那一刻,心里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落下,看着几名医护人员将躺在病床上的仲立夏推出来,千言万语都描述不了他此刻的心情。